热点滚动 :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相比其他新兴市场国家

  2018年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夏季论坛将于8月26日在北京举行,届时,包括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托马斯·萨金特在内的经济学大咖将共议中国及世界经济问题。

  最近,随着土耳其里拉汇率的大幅贬值,土耳其俨然陷入了一场货币危机。市场担忧,局部的金融风险会否演变为更大的风险?

  上周五(10日),受美国最新的制裁消息影响,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日内跌幅高达20%,刷新历史低点。这引发了全球市场的一系列反应,欧洲各主要股指均告明显下挫。

  有机构人士指出,土耳其和阿根廷是全球对外短期负债/外汇储备最高的两个国家,所以受美国的制裁影响很大。对中国来说,更多的是心理层面的影响。

  受土耳其里拉大幅贬值影响,上周五,阿根廷比索、俄罗斯卢布等新兴货币兑美元汇率纷纷加速下跌。同时,伴随土耳其金融市场的动荡,全球避险情绪显著升温,欧美股市均出现较为明显的下跌。

  实际上,土耳其的金融危机在今年已持续发酵。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土耳其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从年初的11.7%攀升至22%,里拉兑美元汇率年初至今贬值67.8%。

  记者注意到,对此多家机构认为,土耳其发生危机与国际经济大背景有关。长江证券宏观固收团队12日指出,与历史上新兴危机爆发的背景类似,土耳其货币危机也产生于全球景气下滑和强势美元环境中。历史上,全球景气下滑和强势美元环境中,新兴经济体曾多次爆发危机。

  另外,就核心因素而言,相比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土耳其今年发生的金融危机,一方面缘于今年来土、美之间关系急剧恶化的这一外因;另一方面,土耳其自身杠杆率、外债依赖程度过高也直接导致了此次风险的集中释放。

  中金公司近日发布观点指出,周五土耳其股债汇大跌进一步凸显土耳其基本面问题。此前土耳其经济过热而货币政策收紧过于缓慢,已经引起投资者对土耳其经济硬着陆风险的担忧。

  近年来,土耳其经常账户、财政账户的双赤字增加了其金融体系的脆弱性。中金公司指出,土耳其经常账户受原油净进口主导,随着2016年以来国际油价持续攀升,其经常账户赤字占GDP比例也相应扩大至当前的6.3%。此外,土耳其政府继续维持扩张的财政政策,尤其是2017年以来其财政赤字迅速扩大。截至今年6月,过去12个月中,土耳其的财政赤字占GDP比例已经从2016年末的不足1%扩张至2%。

  此外,土耳其经济发展对外债的依赖度较高也是触发其金融体系危机的一大诱因。据中金公司统计,2009年底以来土耳其外债净增加了1978亿美元,其中近70%进入银行系统,当前土耳其银行系统外债规模超过2000亿美元。中金公司认为,这种依赖海外资金的经济模式可能导致土耳其陷入负反馈中,即汇率贬值影响银行体系资产质量及资本充足率,而银行资产质量恶化可能通过拖累银行信贷供给而导致经济状况进一步恶化,而经济恶化导致投资者信心进一步丧失从而推动汇率进一步贬值,如此循环恶化。

  值得注意的是,土耳其里拉的大幅贬值也影响到了全球市场。当天,欧洲股市开盘后银行股低开,Stoxx欧洲600银行股指数曾一度下跌3.7%。

  对此,有分析认为,上周五欧洲股市,尤其是欧洲银行股的大幅下跌主要与土耳其的债务风险敞口多来自欧洲有关。例如,BIS统计数据显示,全球银行体系对土耳其总体风险敞口在2300亿美元左右,其中接近66%来自欧元区。

  市场担忧,土耳其金融危机引发的冲击波是否会波及国内刚刚有所回暖的A股呢?

  兴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王涵指出,土耳其和阿根廷是全球对外短期负债/外汇储备最高的两个国家,所以受美国的制裁影响很大。对中国来说,更多的是心理层面的影响,我国外汇储备充裕,实际影响不大。

  中银国际宏观分析师朱启兵也认为,此次土耳其金融市场动荡对国内没有太多直接影响,可能在市场情绪层面会有所反应。某保险公司研究所总经理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就此次土耳其危机的“传染性”,广发证券宏观团队指出,与2015年-2016年上半年那轮新兴市场危机不同,今年来欧洲经济基本面和资产负债表要好于当时,美国经济更出现强劲回升,俄罗斯、南非、巴西等资源型新兴经济体爆发危机的可能性或仍不高;除非极端情形出现,否则即便土耳其风险进一步释放,纯粹经济基本面的传染性也低于当时。

  虽然最近外围存在动荡因。

相关文章